關於部落格
沒個性但很隨性
  • 3821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NBA中國男孩磨難重重他是跨越太平洋的傳奇 Emmanuel Mudiay 伊曼紐爾-穆迪埃






騰訊體育7月7日訊
對於一名飢餓的19歲年輕人來說,紐約有數以千計的餐館、快餐店、餐車以及花樣繁多的自助餐廳可以選擇。對於今年參加選秀的伊曼紐爾-穆迪埃來說,他的選擇會是什麼呢?

“這條街的盡頭有一家賽百味三明治店。”穆迪埃說。

好吧,看起來很簡單不是嗎?此時正是大中午,這位1米96,91公斤的大個子擠進了一台銀色衝鋒車的第二排,湧入了城市裡熙熙攘攘的汽車大潮中。

紐約的交通雖然不夠通暢,但穆迪埃並不介意,畢竟這裡要比他在中國廣州打球時的交通好得多了。在廣州,穆迪埃很少會乘坐汽車出行,很長一段時間他騎自行車,直到他看到了一起交通事故中騎自行車被撞身亡的遇害者屍體。

“從那之後我出門都是步行了。”穆迪埃說。

第七順位?曾是狀元熱門……

NBA中國男孩磨難重重他是跨越太平洋的籃球傳球

坐在穆迪埃身後的是他的哥哥,26歲的史蒂芬,整個穆迪埃家族的當家人。原因很簡單——他們的父親已經不在了。 1998年的時候,還只有8歲的史蒂芬和媽媽、弟弟在家,而他們的父親讓-保羅去參加一場燒烤聚會。

“他讓我照顧好媽媽和弟弟。”史蒂芬說,“每次他都會說這些,只不過這一次,他再也沒有回來。”

幾個小時之後,讓-保羅倒在了桌子上,送去醫院的過程中沒有了呼吸,官方給出的死亡原因是心髒病突發。從那時起,史蒂芬成為了這個家裡的當家人。

“他並不是有意要撐起這個家。”穆迪埃說,“但我和我的二哥都很敬仰他,他又是大哥……”

坐 在衝鋒車前排的是二哥,23歲的讓-米歇爾。穆迪埃的家族有籃球的傳統,大哥史蒂芬有6尺7寸,大學時在得州的一個社區學院打小前鋒,然後去了沃斯堡的得 州衛斯理大學打球。二哥米歇爾在西得州大學打了兩年球,2013年時轉學去了南衛理公會大學。不過他知道,自己去南衛理公會大學的原因不是他自己有這個實 力,而是這所學院希望日後吸引穆迪埃加盟。最終米歇爾在板凳上坐了兩年,上個月他畢業,拿到了體育管理的學位,也算是走出了一條不錯的路。

然 而穆迪埃才是這個家族真正能夠依靠籃球混出名堂的人,他的兩個哥哥就是穆迪埃的經紀人團隊。穆迪埃到哪兒,他們就會到哪兒。聯盟有個習慣,就是帶著能夠進 入小綠屋的球員在選秀前的周末遊覽紐約城,儘管這是自費項目,可球員們也樂意加入其中。這是他們融入NBA的開始,神龍見首不見尾這種事情還是留給流行歌 手吧,NBA的經理們並不喜歡這種個性。

一年之前,穆迪埃還是狀元的大熱門,人們認為他是巴郎-戴維斯這樣的核心後衛球員。不過他沒能進 入大學,而是來到廣州打CBA聯賽。現在他把自己定位為本屆新秀中的最好後衛,最大的對手是1米96的俄亥俄州大的德安吉羅-拉塞爾。拉塞爾最終成為榜眼 秀,而穆迪埃在第7順位被丹佛選中了。

從剛果到美國,他愛上籃球……

NBA中國男孩磨難重重他是跨越太平洋的籃球傳球

在街盡頭的這家賽百味,穆迪埃來到一個較偏僻的桌子坐下,邊吃著三明治,邊開始講述自己從剛果到NBA的曲折故事。

上世紀90年代末,穆迪埃的國家被捲入的非洲的戰爭中,血流遍地。盧旺達在1997年點燃了戰爭的導火索,10個國家被捲入其中。而穆迪埃的家鄉因為有豐富的自然資源,遭到了瘋狂掠奪。根據統計,戰爭開始後的9年時間裡,540萬人被沖突和核輻射奪走了生命。

剛果的首都也是最大的城市金沙薩是戰爭的中心,史蒂芬和米歇爾還記得那些被燒焦的屍體,記得四處響起的機關槍、步槍聲。有一次流彈穿過了他們家的窗戶,家中一個親戚的肩膀被擦傷了。 “我努力不去想那些畫面,但那些很難忘記。”米歇爾說。

特雷澤-卡比婭在金沙薩出生,她在加拿大遇到了讓-保羅-穆迪埃,當時穆迪埃在蒙特利爾大學讀書,而卡比婭在附近的護理學校上學。 1987年他們回到了剛果,組成了家庭。讓-保羅在一家國有的運輸公司做市場總監,卡比婭則成為家庭主婦,她為讓-保羅生了3個男孩。

讓-保羅去世後,卡比婭決定帶著全家搬來美國,因為金沙薩太不安全,學校停課,孩子們的生命安全、教育都得不到任何保障。

“我們不能再在這種地方活下去。”卡比婭說,“我們要過更好的生活。”

不過全家移民並沒有那麼容易。卡比婭的妹妹克里斯汀住在得州的達拉斯,因此特雷澤有權利在美國尋求庇護。但是她的孩子們則沒有這個權利,除非卡比婭在美國呆滿兩年,才能懇求美國批准他們全家移民。

“我跟孩子們說了,他們明白了我的意思。我告訴他們,我暫時要去美國,為全家創造未來的生活。”卡比婭說。

穆 迪埃的三個孩子隨後搬去和爺爺奶奶住,這是他們唯一能夠投靠的人。剛到美國的卡比婭無法拿到護士執業資格證,“我那時候不會說英語。”卡比婭說。所以她只 能在得州的一個療養院當護工,後來她在一家醫院找到了類似的工作,生活稍微好一點了。她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給金沙薩,有的時候能夠聯繫到孩子們,有的時候 不行。來到美國後大概一年多一點,美國方面的文件批復下來,允許她的兒子們到美國會合。

儘管在非洲,足球才是第一運動,但史蒂芬剛來到美 國的時候,就被籃球運動吸引了。米歇爾也愛上了籃球,哥倆每天都打。史蒂芬的身體很強壯,適合打大前鋒。米歇爾更加靈巧,運動天賦更好。幾年之後,穆迪埃 也可以打球了,那時候他拼命想加入兩個哥哥的隊伍,並且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很好。

人生的磨難,為什麼他要去CBA……

NBA中國男孩磨難重重他是跨越太平洋的籃球傳球

大概在二年級的時候,穆迪埃給自己的媽媽寫了一封信,信裡幾乎每句話都在說:我要去NBA打球。

“如果不讓他跟著我們一起打球,他就會哭鬧。”史蒂芬說,“不過真的打起來,我們可一點都不手軟。”

在穆迪埃兄弟們居住的公寓後面,有一個鐵絲網纏繞著的半場籃球場,穆迪埃兄弟們稱那裡叫“籠子”,那裡的籃球規則基本是適用於拳擊的,除非是非常誇張的惡意犯規,一般都不會算。很多次穆迪埃都被撞飛到了鐵絲網上,感覺是綜合格鬥。

不 過穆迪埃身體長得比一般人快,他繼承了家族的運動細胞,並且發揚光大。他的天賦比兩個哥哥好得多,8年級時,就已經和拉塞爾、賈利爾-奧卡福一起參加訓練 營,並展現出自己的統治力。和很多年輕就展露頭角的球員一樣,在高中階段,他們就已經引起全國關注,成為各個高校關注的焦點。

每一家大學 都想要他,肯塔基、堪薩斯、俄克拉荷馬州大、貝勒大學等等。史蒂芬幫弟弟接了很多電話,其中一個就是名帥拉里-布朗的電話。 “布朗說'雖然我知道我們的機會不大,但我還是想讓你們知道我很喜歡這個孩子,很想得到他。'”史蒂芬說,“'他給我難以置信的感覺,這些都讓我很佩服。 '布朗是這樣說的。他還說,我弟弟讓他想起約翰-沃爾,他認為我弟弟在高中就已經具備了打NBA的能力了。”

穆迪埃後來考慮過拉里-布朗 的學校,也就是自己哥哥米歇爾所在的南衛理公會大學野馬隊。甚至穆迪埃在2013年承諾會加盟了。然而問題在2014年的時候來了,就在穆迪埃高中畢業 前,自己的高中普萊姆預備學院因為學術方面的行為失當、資金鍊問題以及惡劣的住宿環境被廣泛批評。 2014年的7月,得州教育局經過8個月的調查,撤掉了普萊姆預備學院的特許資格,這所學校在1月的時候停課了。

穆迪埃也跟著遭殃了,因為此前NCAA考慮到普萊姆學院的各種問題,取消了兩位球員的參賽資格,穆迪埃雖然沒有被正式指控,但也面臨同樣的問題。在這種局面下,穆迪埃選擇告訴布朗教練,他沒法去野馬隊打球了。也就是這樣,穆迪埃的大學夢破碎了。

所以中國的球迷可以在CBA聯賽上看到穆迪埃。 2014年9月下旬,穆迪埃加盟了中國的勁旅廣東宏遠,簽訂了1年價值120萬美元的合同。中國的球隊通常不會追逐美國的高中生球員,不過廣東隊主帥杜峰曾經於幾個月前在得州看到了穆迪埃的訓練,他被這個年輕的小子所吸引。

“我們需要一個高個子控球後衛。”杜峰說,“他的特長很突出。”

宏遠出局了,但他得到了尊重……

NBA中國男孩磨難重重他是跨越太平洋的籃球傳球

穆 迪埃一開始並不想在中國開始職業籃球生涯,但是廣東隊給了他一個讓全家改善生活的機會。從我們之前寫的故事大家可以想像,穆迪埃的母親卡比婭每天有多麼辛 苦,穆迪埃不希望母親再這樣辛苦,所以他接受了眼前這份誘人的報價。卡比婭隨後辭去工作,跟著小兒子一起來到了中國,與他們同行的還有大兒子史蒂芬。廣東 隊為這一家人租了一套公寓,距離主場只有5分鐘的路程。

中國的籃球風格與美國完全不同,穆迪埃要在這裡不斷適應和調整。在中國,每天要兩 次訓練,早晨是力量,下午是籃球技巧。 CBA聯賽的比賽身體接觸更多,而且與他對抗的都是成年男子。比如他的隊友易建聯,是2007年的樂透區球員。而裁判在這裡吹罰似乎非常小心謹慎,有一次 穆迪埃的脖子被對手勒住了,但是他卻沒有聽到哨子。

“這裡的身體對抗絕對是另外一個世界的。”穆迪埃說。

球場下,穆迪埃沒有什麼地方可去。在他住的地方旁邊有一家聽得懂英文的酒吧,除此之外周圍沒有什麼吃西餐的地方。

“周圍的人都吃中餐,其實看起來和我們在美國吃的中餐一樣。”史蒂芬說,“但味道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”

卡比婭經常會為孩子們做牛排和雞肉,美國的朋友會寄來滿滿一包裹的零食。週末,穆迪埃會在電腦前面看NCAA的比賽以及NBA的紀錄片。他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,所以努力從名宿那裡學習自己想得到的東西。

在中國,穆迪埃幾乎就泡在球館裡了,而且一泡就是一整天。即便不和球隊一起訓練的時候,他也會專門進行一對一的練習。

“這孩子很職業。”杜峰這樣評價穆迪埃,“我花了很多時間跟他進行一對一指導。”

不過,中國的籃球環境並不職業。在中國,球館裡還可以抽煙,這讓穆迪埃很多時候要屏住呼吸。據穆迪埃說,很多隊友在賽前會在洗浴房裡抽煙,還有個隊友甚至會喝酒。

“這太荒唐了。”穆迪埃說,“要知道他可是我們最好的球員之一。”

儘 管杜峰一直強調,球隊嚴禁抽煙,而且在賽季期間也絕對禁止飲酒,但這樣的事情還是屢見不鮮。不過穆迪埃最需要關心的還是自己的問題,在代表廣東隊打第10 場比賽的時候,他扭傷了右腳踝,需要休整三個月。杜峰允許穆迪埃回家,但他拒絕了,因為他想打球。今年3月,廣東隊在季后賽的半決賽0比2落後北京隊,要 知道北京隊的當家球星是斯蒂芬-馬布里。那時候杜峰問穆迪埃“你準備好了嗎”,穆迪埃說“我好了大概九成”。隨後中國的球迷看到了穆迪埃與馬布里(微博) 的對決,那場比賽,還有點遲鈍的穆迪埃拿下24分8籃板4助攻,幫助廣東隊扳回一城。不過這並沒有改變廣東最終被淘汰的命運,穆迪埃的中國賽季在兩天后就 正式結束了,不過他得到了隊友們的尊重。

那麼,杜峰是否後悔簽下這位來自美國的年輕人呢?

“不後悔。”杜峰說,“他天賦驚人。如果以後他不在NBA打球,想到CBA來,我第一個簽他。”

帶上爸爸照片,未來會更好……

NBA中國男孩磨難重重他是跨越太平洋的籃球傳球

回 到美國後,穆迪埃每週要對自己的腳踝進行三次治療,接下來的時間他的任務很明顯,就是準備好參加今年的NBA選秀。三個月的時間裡,穆迪埃增加了11磅肌 肉,以及31%的單腿爆發力。 “如果他突破了防守球員後,身體就會成為他的優勢。”穆迪埃的訓練師阿巴薩(官網數據) 說,“看看克里斯-保羅,他是那種用臀部可以擋住防守球員,為自己贏得突破空間的傢伙。穆迪埃也有那種潛力。”

穆迪埃沒有參加選秀前的聯合訓練,所以球隊觀察的機會主要是個人訓練。選秀前穆迪埃還是很多球隊關心的對象,森林狼、湖人、76人、尼克斯這些手握前四簽位的球隊都對他感興趣。由於穆迪埃在中國打了一個賽季,因此很多球隊都希望能夠有機會近距離觀察這位天之驕子的訓練。

“他在中國那邊身體鍛煉方面的成效太小了,對他的未來我們不敢做出什麼大膽預測。”NBA高級球探布萊克說,“選他意味著比較大的風險,當然高風險是高回報。”

CBA 聯賽的數據在NBA是沒有任何參考價值的,一位東部球隊的總經理就毫不留情地說:“那裡的競爭狀況太糟糕了,每個人的數據都是被高估的(安德烈-布萊切這 個賽季在CBA的數據是31.1分14.6籃板5.1助攻2.8搶斷)。我覺得NBA的夏季聯賽都比CBA聯賽更有說服力,穆迪埃的這一年幾乎是被浪費掉 了。”

不過對於穆迪埃來說,這些問題沒有給他造成困擾。因為他的未來肯定會比過去好得多:現在卡比婭的兩個孩子已經大學畢業,還有一個即將在NBA開始職業生涯,這已經比很多美國本土人的生活狀況更好了。

穆迪埃還想到了自己的爸爸,儘管爸爸在記憶裡是很模糊的。近日,穆迪埃找媽媽要了一張爸爸的照片,他希望以後打球都能夠隨身帶著,他以前身邊沒有爸爸的照片。

“想到他我很難過,但我相信他現在會為我們一家人感到開心,他會很驕傲的。”(寧漢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